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K线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鬼故事

去年与S的通宵长谈,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当时我和S一边回忆着身边的离奇经历,一边分析着其中的玄妙,这里面,有悲,有喜,有哀,也有乐。之后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极少有时间能和S聚上一聚,而他也在拼命创作自己的诗词集,常常出门寻找灵感,更是极难找的到他。

忙忙碌碌之间,一年就这样过去了。回老家过完了新年后,所有的一切又全部回归到正常状态中,我也不例外,依然要重复着以往两点一线的生活。转眼间过完年回来也已经快有一个月了,我想想,这时间过的还真快,也不知道S现在怎么样了,这过年回来后还一直没有跟他联系呢,看来自己还真是忙晕了!很快,我便拨通了S的电话,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同往常一样平静。

“Y,你回来了?”

“哈哈,真是太忙了,过完年后一直忘了跟你联系,你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我还不是和平常一样!不过最近我这边的房子快到期了,房主想把房子卖掉,不打算继续租了,我现在还要忙着找房子呢!”

“这样啊?那你干脆别找了,反正我这里还有间空房,要不嫌弃的话,就直接住过来得了,省的你在外面到处找!”

“好吧,既然这样的话,我等租期满了后,就直接搬去你那里吧!也是很久都没有跟你好好聊聊了。”

“恩,说的也是,我也一直在怀念去年的那个五一呢!那就这么说定了,等你搬过来,我们有的是时间聊!”

S的房子很快便到期了,等到我们把所有的房间都收拾完毕后,已经是四月初了。很快,便到了清明,难得的假期,加上S又在身边,呵呵,看来去年五一的惯例终于又能够延续下去了。由于,今天是清明,这晚我和S谈话的内容自然是从扫墓开始。

那是发生在前年清明节的事情,就在清明的前一天,我收到了以前高中同学姜蓓发来的一条短信,上面说明天是清明节,她想去墓园为一个朋友上上香,由于在这边没什么亲人,便希望我能够同她一起去。姜蓓是我以前在学校时期的恋人,我们谈了两年,最后还是以分手收场,之后便一直没有再联系了。这次突然收到她的短信,还是不由让我回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不愉快,可是那些毕竟也都过去了,青涩的苹果终究也有成熟的那一天。想到这里,我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下班回到家,刚一进门,电话便响了起来,我一接电话,没想到居然是姜蓓打过来的,虽然她在电话那头只是应了一声,随后便沉默了,可是她的声音我还是十分熟悉的。知道是她打来的电话,我一时也觉得语塞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就这样尴尬了一阵后,还是她那边开了口:“Y,这段时间你过的还好吧?”

我苦笑了下,也许在这种情况下,能找到的对白也只有这一句了。

“恩,还好。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。我最近常常有留意到你在QQ空间里写的文章,知道你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明天也叫上他一起去吧!”

“QQ空间啊,你是说S吗?”

“是的,希望你能叫上他一起去。”

我实在搞不懂她的用,可也只好答应下来了。挂断电话不久,S便从外面回来了,当我跟他说起这件事时,他的第一反应果然跟我想的一样,很干脆的就拒绝掉了。也难怪,他跟姜蓓素未谋面,对于这样的陌生人,S是从来都不会有兴趣的,可好歹我答应了姜蓓,他想不去可不行。于是,我花了一个晚上的工夫,不停的在S耳边向唐僧念经一样叨叨,才终于把他给说服。

到了清明节的那天,我们按约定好的时间同姜蓓碰了头,时隔几年后的见面,发现她看上去还是同以前一样,只不过稍微比以前多了几分韵味。

虽然有了之前的通话,可是现在见了面之后,我们还是觉得有些尴尬,彼此都找不到太多的言语,S自然也只是跟在我们旁边,默默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。

就在这样的尴尬氛围中,不觉已经来到了墓园,可是出乎我的意料,此时整个墓园居只有我们三人!

“还真是奇怪了,没想到今天来扫墓的人这么少!没记错吧?难道今天不是清明?”

听到姜蓓这么说,我抬手看了看表,说道:“没有错啊,今天的确是清明,也可能过一会儿,来扫墓的人就会慢慢多起来了,我们还是趁现在没有人,赶紧去看看你说的那位朋友吧!”

“也对,不然等下来的人多了,光是放鞭炮的就足够让人耳鸣的了。”

说完,姜蓓领着我和S,很快便来到了她朋友的墓前,由于墓还没有立碑,她便同我们介绍道:“这是我前任男友的墓。”

听到这里,还真是让我心里有些不快,我实在不知道此时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来上香。姜蓓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,便对我说道:“不好意思,Y,这次之所以执意叫上你和S,实在是因为有件怪事一直缠着我,遇到这样的情,也许只有你才能够帮我了。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点头朝我和S表示歉意。听到她这样说,S似乎有了点兴趣,“恩,我们还是先给这位朋友上柱香再接着往下说吧。”

“不,你们还是先听我把事情说完,我一直有种不详的预感。”

看来这次的事情一定不简单,因为我知道姜蓓不是一个喜欢危言耸听的人。

“他叫陈晓斌,虽然他这个人很有才气,出过两本书,可是我觉得像他这样下去,是不会有太多的发展空间的,这样的人太没有安全感了,所以谈了半年,我就同他提出了分手。可是,没想到,分手后,他一个劲的纠缠我,每天打电话解释,希望我能原谅他,看到他这个样子,实在是让我十分讨厌。为此,我只好被迫更换了电话号码,重新换了个地方住,就这样,才终于摆脱了他的死缠烂打。”

听到这里,不禁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地方,当年,姜蓓也是以对我的发展前景不看好而提出的分手。S倒并没有注意到这些,看来像是对她所说的不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点点头,示意姜蓓继续往下说。

“我本以为能够这样就算了,可出乎意料的是,陈晓斌居然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里,选择了上吊自杀,想必这则新闻你们也都听说过。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的认死理!就在他自杀后的一段时间,我经常会在夜里梦到他,整个人掉在我的前面,不停的摆啊,摆啊。这实在是太可怕了,现在我只好搬回去同父母一起住,这样梦到他的次数减少了一些,好歹也能够让我喘口气啊!然而,就在前几天晚上,我又再次梦到了陈晓斌!我记得他在梦里跟我说,要我在清明的时候一定要来这里,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我实在是太害怕了,想不来不行啊!好,我想起以前你经常喜欢琢磨这方面的事情,最近又在你的QQ空间里知道了S,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们了,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奇怪的事情,你们可要帮我啊!”

原来,姜蓓所说的不祥预感是在这里,为情自杀这样的事情的确不少见,可是死后还一直缠着不放的,这次倒还是第一次听说,我赶紧把S叫到一边,向他问道:“你怎么看姜蓓做的那个梦?”

“这个倒并不奇怪,因为像这样的托梦事件,古今中外的书上都有许多类似的记载。可我担心的是,陈晓斌如果是想要姜蓓来自己的墓前看他的话,那我们现在可就成了多余的人了!一旦,有什么事情……”

突然,一阵震耳的雷声打断了S的话,我和S不由抬头看看天,只见天上乌云密布,阴沉沉的越压越低,我顿时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,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的缘故。

“Y,S,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,找个地方躲躲吧!这天也真是够奇怪的,一下子就突然变黑了!”

姜蓓的话音刚落,周围已经变得如同深夜一般,整个墓园顿时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,这样的情景,实在是让人有些胆寒。

“恩,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避,如此反常的天气,一旦下起雨来,肯定如同瓢泼一般了。”

姜蓓和S似乎都很赞成我的话,于是,我们准备赶紧从墓园出去,看外面有没有能够避雨的地方。

可就在我们刚一转身的时候,身后的姜蓓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,我和S急忙回头,只见距离姜蓓眼前几尺的地方,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绳圈!眼看就要套上姜蓓的脖子了,我急忙跨前一步,把扯开那个绳圈,突如其来的这一幕,一下便把姜蓓吓的瘫坐在了地上,这也难怪,心理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刺激是很容易把一个人击垮的。

“Y!赶紧背上姜蓓!快走!”

S的这一声大喊提醒了我,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东西,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!没想到姜蓓的预感这么快就成为了现实,看来,现在还是赶紧逃出这个阴森的墓园要紧!

可就在我背起姜蓓的时候,离我们不远处的绳圈竟然慢慢开始蠕动了起来!在那一瞬间,我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失去了知觉,眼睛想闭也闭不上,整个人只能僵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那个绳圈的变化,这一刻,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!

眼前的那个绳圈,扭曲的幅度慢慢增大了,只见绳圈越张越开,张到直径大概为一米左右的一个圆圈时,便突然停住了。就在我对眼的这一幕感到震惊时,从张开的那个绳圈里面,竟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!

“啊!”

身旁的姜蓓再次发出了尖叫,我本想伸手将她的眼睛捂上,可是自己依然四肢僵直。与此同时,一个浑身白衣的人慢慢从绳圈里面爬了出来,与《午夜凶铃》不同的是,这个人并没有遮面的长发,从绳圈爬出来后,便在我们眼前站起了身。

“姜蓓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讨厌我,才来了这么一会,就要走了?你们要知道,这里可是我制造出的结界,无论你们怎么跑都是没有用的!”

随着眼前这个白衣人开口说话,我感觉到四肢又可以活动了,没想到,整个墓园之前就只有我们三个人,原来是这个原因!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是谁?你们还是自己去问问姜蓓吧!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是陈晓斌?”

听到姜蓓那颤抖的回答,白衣人似乎十分满意,“你还记得就好,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?自从你离开我以后,我实在是无法找到生活的快乐了,整天活在烦闷中,不光工作干的不好,就连我之前一直引以为傲的书也找不到创作的灵感了!我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的缘故,只要你能够回到我的身边,一切都会像以前一样的。”

听到陈晓斌说出这样的话,我知道他已经完全把自己迷失在这份感情中了,就算死后,也依然无法摆脱这种束缚。

“陈晓斌,我知你很爱姜蓓,可是事已至此,你和她如今两界永隔,又何必再次强求呢?”

“哼,你算是姜蓓的什么人?我这次就是想让她能够永远和我长眠在这里的,只要进入了这个绳圈,我和她就再也不会分开了。”

事情看起来越来越不妙了,随着陈晓斌一步步朝我们走来,他身旁的绳圈也跟着向这边蠕动了来。

“啊!晓斌,不要过来!”

看到绳圈慢慢的朝我们爬来,姜蓓再次发出了绝望的哀嚎,然而,就在她喊出“晓斌”这两个字时,陈晓斌和绳圈居然停了下来。

“姜蓓,你终于还能像以前那样称呼我了,如果你当初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地步啊!你不知道,自从我自杀了后,本想安心离开这个世界的,可是我始终无法忘记之前我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,我一直被这样的情感所束缚着,哪里也去不了。我很想知道,当初你为什么要毅然选择分手呢?”

没想到姜蓓无意中喊出的那声话,居然触到了陈晓斌的情感深处,我发现他那张苍白的脸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可怖了,就连他说话的口气也逐渐温和了起来。姜蓓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些变化,她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直发抖了,也能够像平常一样说话了。

“晓斌,我不是一直说过,你不适合我吗?我需要的是一个有经济实力的丈夫,可是在你身上,我看不到。”

“为什么?我为了你,一直都在努力的工作和写书,你也看到我之前所取得的成绩了?”

“可是我一直觉得没有安全感,单靠这样平凡的工作以及写书,我完全看不到希望,我说的这些可都是真心话,晓斌,你可以好好想一想。”

单纯为感情而活的人往往是十分脆弱的,而为感情选择了自杀的陈晓斌自然也不例外,就在姜蓓找到能够触到他心灵深处的言语时,此时的陈晓斌已经完全没有像之前那样的可怕了。我和S也都希望能够利用现在的机会,解开他的心结,好让他能够重新进入到轮回之中。

“陈晓斌,我们是姜蓓的朋友,我们也都知道你对她用情很深,可是感毕竟是双方的,如今这样的局面,你如果强行要带姜蓓走的话,我想她是不会有任何快乐的,当你看见她无法得到幸福时,难道这样的结局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

“Y说的很对,晓斌,以你当时的经济实力,是完全不可能给我带来幸福的,这样下去,只能让我永远生活在苦闷中,所以我们是无法在一起的。”

面对我们的车轮战术,陈晓斌慢慢有些动摇了,他把手一挥,之前笼罩着整个墓园的黑暗逐渐散开了,几缕柔和的阳光也照了进来。

“我觉得你们说的有道理,我的确无法带给姜蓓幸福,也许是我之前太一厢情愿了,你们还是走吧!”

听到他这么说,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,心想这次离奇的清明经历总算能平稳的画上一个句号了。然而,就在我和S都准备朝墓园的出口处走去时,突然,只见姜蓓一甩手,两张黄色的纸朝陈晓斌快速飞了过去。

S见状,赶紧喊了一声:“小心!”

我正在纳闷S干嘛要喊小心时,只见那两张黄纸已经紧紧粘到了陈晓斌的身上,随着姜蓓的一声“灭”,陈晓斌身上顿时燃起了紫色的火焰,还没等他发出半点声音,便连同绳圈一起烟消云散了。

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我不禁问道:“姜蓓,你这是在干什么?刚才那紫色的火焰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还好我带了这个,不是之前被他吓到,一时忘记了,早就让他魂飞魄散了!”

“啊?你是说刚才陈晓斌魂飞魄散了?”

“Y,没错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许多道士经常会用到的‘真火符’,这种符的杀伤力很大,可以召唤地狱的烈焰来进行攻击,通常是被用来驱除恶灵的。”

S话音刚落,姜蓓便接着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这是我从一个道士那里买的,本来以为你们两个经历过许多这样的事情,能够帮我除掉这个恶灵,可没想到你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!”

“你叫我一定要带上S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?”

“恩,没错,因为光靠你一个人是肯定没有用的。”

“可陈晓斌并不是恶灵啊!他还没有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啊,他到最后也还是希望你能够过的幸福的!再说了,他也肯放我们走了,你为什么还要让他魂飞魄散呢?”

“因为我不想让他再一直缠着我,他只要存在一天,我的生活就无法安宁!”

“虽然陈晓斌死后阴魂不散,这是他自己误入歧途,可是之所以会出现今天样的局面,也是同你当年和他分手有着直接的关系的!”

“Y,你是想说你自己吗?其实,你也应该清楚,我同你分手也好,我同陈晓斌分手也好,原因都是一样的!是你们没有上升的空间,又如何要我一直跟着你们?”

没想到这几年不见,她变的越来越势利了,一旁的S见状,连忙把我拉到了一边。

“姜蓓小姐,我之间便一直觉得很奇怪,在之前,你也一直说看不到陈晓斌会有所作为;现在,也说Y不会有上升的空间。我想知道,你是如何判断出这些的呢?”

“看来,Y并没有夸错人,你的洞察力果然敏锐!虽然你们今天没帮上什么忙,不过看在你们一路上陪我到这里来的份上,我还是告诉你们这个秘密吧!也好让你们心服口服!我从前两年,便开始迷上了炒股,很快便开始在电脑上运用一种软件来分析各支股票的K线图走势,从中寻找出有上升空间的个股,每天,我都会花费很多时间在这个软件上面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的电脑突然中了一种奇怪的病毒,我找了很多知名的杀毒软件,都没有办法解决,更奇怪的是,我在网上也根本搜索不到该病毒的任何信息,就好像我是这个病毒的第一个受害者。最后,就在我绝望到准备重新换台电脑时,突然,这种病毒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了,电脑上所有的程序全都回复到了正常,就好像之前根本没有中毒一样。虽然,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,可是电脑好了,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。

一次,我出于无聊,便在股票分析软件中,本应输入个股代码的框框里输入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,奇怪的是,软件并没有出现输入错误的提示,相反的,还出现了一支个股的K线图!更让我吃惊的是,这只个股的名字竟然就叫姜蓓’!并且,走势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开始,我只是觉得出现这样的巧合很有意思,也没把这事太当真,只是抱着玩玩的心理,我又试了父母以及身边几个朋友的,这次,我发现软件不但对他们的人生走势做出了分析,连他们之前什么时候运势不好,什么时候顺风得势也全都分析出来了,结果也是惊人的准确!因为,身边这些人的情况,我可是再也了解不过了啊!

于是,我又想办法找来很多人的身份证号码,一一做了试验。最后,我发现,这款软件只能在我自己的电脑上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,并且,只能对与自己有过一段时间接触的人才能做出分析,但是分析出来的准确率却是百分之百!”

听着姜蓓滔滔不绝的讲着这些,我突然发现,在她的眼中,并没有我和S的影像,有的只是两张由红绿色组成的K线图。

“Y,这下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与你分手了吧?因为你的K线图走势说明,在30岁之前,你的走势一直很平稳,不会太高,也不会太低,但是,在30岁之后,便会一路振荡下行。陈晓斌的K线图就更差了,在28岁的时候便会一直处于低谷,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点,他在自杀那年正好是28岁。”

听到这里,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,“仅仅就是因为软件分析出来的结果,才成为了你选择男友的依据?这样的结果,和街边的电脑算命又有什么不同?”

“Y!你要认清现实!这不是算命,这可是科学的分析,你自己没有发展的前途,只能怪自己的能力不够!不要因为这款软件分析出了实情,你就在这里恼羞成怒!”

姜蓓的这一句话重重的敲在了我的心坎上,想想自己之前一直都是平平庸庸的,做任何事情谈不上好,也谈不上坏,难道己这一生真的就是和那张分析出的K线图一样?

“姜蓓小姐,你的这段经历的确很有意思,可是,我觉得,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股票分析软件都是一样,它们是不可能能够百分之百预测出整只股票的涨跌趋势的。同样,你所说的那个软件也不例外,更何况它是在对一个人的人生走势做分析!”

“S,看来,你和Y果然是一类的人,死要面子又何必呢?自己的走势不好,又怨不得别人,我也只不过是把分析出来的结果告诉你们罢了,至于相不相信,那可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!看来,我们是不可能顺路回去了,我晚上还约了一个朋友见面呢,只有先同他接触一段时间后,才能观察他的K线图走势,希望这次能找对人,我就告辞了!”

话一说完,姜蓓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见她走后,S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算了,我们也还是早点回去吧!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你也强求不得。”

“我知道自己没有权利来评说对错,像姜蓓这样的女孩,社会上已经有太多太多了,势利、拜金,从整个社会诞生的第一天起,就已经存在了。”

“Y,不要太往心里去了,所追求的不同,所选择的生活方式自然也会不同,无所谓孰是孰非。”

“恩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但是,S,你觉得真的有那样的软件能够准确分析出一个人的人生走势吗?难道所有的这些,都只是冥冥中的注定?”

“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‘宿命论’者,我觉得,或许有这样的软件存在,但是,人的这一生决不可能只是一张一成不变的K线图,当然,只要你肯努力。”

虽然经历了这样的不愉快,不过,事情既然过去了,也没必要一直死钻牛角尖。过了几天,我便重新投入到日常繁忙的工作生活中,很快便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
就在这个清明过后的半年,我从同学口中得知,姜蓓如愿找到了一个准备在K市发展的港商,两人很快就要结婚了。

然而,就在一个星期后,我便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通缉诈骗犯的消息,刚开始扫了一眼,发现这个诈骗犯的名字怎么和姜蓓找的那个港商的名字一样?我赶紧抓起报纸,仔细把消息浏览了一遍,由于报纸上用的是化名,我也无法判断这究竟是不是巧合。为了进行确认,我打电话同几个同学分别联系了一下,这个时候才知道,的确是姜蓓被那个所谓的“港商”给骗了,不光自己银行里的积蓄全部被骗光,还欠下了不少的债务,由于受到的打击太大,姜蓓已经失语了,目前正住在医院中。

得知这样的消息,我无言以对,虽然很想去医院探望一下,可是我知道姜蓓是不会愿意再见我的,考虑到一旦我去了,有可能会刺激到她的病情,于是,我就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当我把这事告诉S时,他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:“用软件来分析股票,出现了失误,还可以补救。但是,用软件来分析人的话,一旦出现了失误,就不一定还能有补救的机会了。”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钉咒 下一篇:夜半铃声
看过《K线》的同学还看了: